许高:中国经济的三个故事——在2019年春季莫干山会议上的讲话

许高是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任、光大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首席经济学家[由莫干山研究所主办的“2019年春季莫干山会议”于4月12日在北京举行。

主题是“金融和金融:趋势、挑战和选择”。

郑光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经济学家许高出席并发言。

许高说,中国目前面临的真正制约因素是意识形态的制约——有限的思维、一幅坚实的图画和人类造成的被动经济局面。

他认为我们需要做的是解放思想,事实是。

“对中国经济的分析需要对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这些问题不仅是基于书本的,不是顶层的,而是基于现实的,也是现实的。

“谢谢你,建光,谢谢你的邀请。我很高兴来和你学习和交流。

让我谈谈我的一些看法。

以前,许多观点都谈到了我国面临的金融和货币约束。

然而,在我看来,中国目前面临的真正制约因素是意识形态的制约——有限的思维、严格的划界和经济形势中的人为被动。

我用三个故事来说明这一点。

首先是众所周知的“盲人摸象”的故事。

一头大象,有人感觉像根柱子,有人感觉像堵墙,有人感觉像条蛇,都是片面的。

在中国经济中,我们经常看到这种片面的分析,尤其是在我们对中国地方债务的看法上。

我们总结了2175个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数据,发现2017年这些融资平台的平均总资产回报率仅为2%,同期发行债券的平均票面利率为5.8%。

融资平台的投资回报似乎无法弥补其融资成本,因此有人认为这是庞氏骗局(Ponzi scheme),并认为债务危机将会爆发。

但这是一种相当片面的观点。

我们必须清楚地看到,融资平台所做的投资项目主要是公益项目,大部分回报都反映在社会层面,这就是项目的外部性。

这种外部性尤其表现在土地价值的增值上。

例如,当政府建造地铁时,出售地铁票不会花很多钱,但地铁激活了经济活动,推高了房价和地价,增加了地方政府的土地销售收入。

土地销售收入应计入地铁产生的回报,但不能转化为地铁项目的直接现金回报。

因此,这种公益项目不能用私人项目的评价标准来评价,只有从社会层面上赚一大笔钱,才能做出正确的评价。

中国仍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方面仍有许多短板。从社会角度来看,补充短板的基础设施投资项目的总回报率非常高,这绝对不像微观层面的项目资产总回报率那么低。

另外,地方政府向融资平台借钱建设基础设施存在问题,土地融资推高房价和地价也存在问题。但将这两者结合起来,实际上是一种既定的、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地方政府借钱建设基础设施,然后利用土地融资获得收入来偿还债务。

当然,尽管建立了这个模型,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个模型是最好的。

事实上,一个更好的办法是利用公益资金,即财政资金,来支持公益基础设施投资项目。

然而,现在的主要问题是,我们没有为正式的金融融资打开足够的缺口。

今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务总额为2.15万亿元。

即使不包括公共部门投资,中国2018年的基础设施投资总额也将达到12万亿元左右。

与这一总规模相比,地方政府特别债券的“前门”仍然不够大。

如果“前门”不够宽,“后门”被堵住,自然会导致基础设施投资增长率下降和经济增长不稳定。

因此,我们应该全面看待地方政府债务,不能妖魔化地方政府债务或地方政府的融资需求。

要理解地方政府融资的合理性,肯定其在中国经济发展中的重要作用,地方政府融资确实需要规范,但不能完全否认。

这是我的第一个故事。

第二个故事也是一个熟悉的寓言“小马过河”。

同一条河可以淹死小松鼠,但它只能淹死牛蹄。你认为这条河是深的还是浅的?你需要一个参照物来说明它是深的还是浅的。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估计,中国的债务总额接近国内生产总值的260%——是高还是低?在国际清算银行估计的4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国的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高于发展中国家的平均水平,但低于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

然而,我们也必须看到,虽然中国的储蓄率近年来有所下降,但也在40%左右,是其他国家和地区平均水平的两倍。

此外,根据国际投资头寸报表(International Investment Position Statement)中的数据,中国扣除外债后的净外国资产目前超过1.5万亿美元。

我认为中国,一个高储蓄、低外债的国家,债务太多,如果发生债务危机,就会犯“小马驹过河”的错误。

此外,债务能否持续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与债务相对应的资产回报率,而这又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经济增长率。

经济增长已经放缓。不是问题的债务也是债务。经济增长率已经上升,有问题的债务也不会成为问题。

这引出了我的第三个问题。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自行车的。

虽然在座的都是高级知识分子,但我估计很少有人能解释自行车为什么不会掉下来。

然而,因为自行车平衡的物理学不能被清楚地解释,所以必须相信骑自行车有很大的不稳定性风险。

一名观察者看到一名骑车人骑自行车,觉得骑车人不稳定的风险很高,于是他拦住了骑车人,试图解决不稳定的风险。结果会是什么?这辆自行车一定是掉了下来,因为它不能与低速保持平衡。

观察者肯定会再说一遍:“我说从一开始就倒。

“但问题是,一辆骑得很好的自行车停下后,它掉在了地上。是骑手的问题还是观察者的问题?答案应该是显而易见的。

这个事实对中国经济也是如此。

有人说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无法持续,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因此,有必要减缓和清理市场。似乎如果增长率降低,所有问题都会得到解决。

然而,经济放缓实际上造成了更多的问题。

今年1月,我参加了“中美经济对话”项目,并访问了美国。

在此期间,我们参观了华盛顿一个与美国企业关系密切的智囊团。

在交流中,我们代表团的一些成员互相询问,说过去中美之间有摩擦时,美国企业家通常站在中国一边帮助中国说话。这有什么不同?美国智库人员也真诚地回答。

他说,过去,当美国企业的首席执行官看到他们在中国的利润增长非常高时,其他问题并不重要。

然而,现在他们看到中国利润增长如此之低,他们自然会对一切感到不满。

因此,中国的经济就像一辆自行车。速度越低,平衡就越困难。

如果你想放慢速度来解决问题,你会发现问题解决得越多,就越多。

今年我们的宏观政策一调整,经济形势就会大大改善。

这件事本身表明,去年对经济的下行压力主要来自政策上的问题,而且是由保护土地的阴谋造成的。

展望未来,尽管中国经济目前面临许多困难,但这些困难中并没有不可逾越的物质资源限制。

世界上有些国家生产能力不足,外债很多,其经济增长需要依靠外部资源。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其他国家想耗尽资源,它们的经济将不可避免地遭受重大损失。

然而,中国是一个产能过剩、出口储蓄过剩的国家,不面临任何资源限制。

如果我们不充分利用我们的资源,把这些资源视为我们自己的负担,那么我们就真的在守护一座充满财富的房子的同时,也在担心贫穷。

因此,要解决当前的问题,中国需要弘扬莫干山精神,解放思想,实事求是。

过去,我们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突破了计划经济的许多障碍。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从西方的成功经验中学到了很多,并引入了许多西方经济理论来指导我们的工作。

但现在看来,我们对西方经济理论的崇拜似乎走得太远了。有些人把西方理论视为黄金法则,盲目照搬。

从西方理论的角度看中国经济,确实存在许多问题。

其中一些问题确实是中国体制机制需要改进的领域。但是西方理论对中国经济也有一些误读。

因此,对中国经济的分析需要对具体问题进行具体分析,这些问题不仅是基于书本的,不是基于顶层的,而是基于现实的和现实的。

过去,我们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这句话仍然过时。

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经济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前世界第一的中国在下台后再次崛起。

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如果这不是一个伟大的成就,那么什么是伟大的成就呢?如果中国做错了一切,这一历史性的成就是如何实现的?因此,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我们仍然需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总结经验教训,解决中国经济遇到的各种问题,使中国经济走向未来40年的辉煌。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