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锂电产业转型的阵痛持续,澳大利亚石墨矿工推出“冬季模式”

ACBNews《澳大利亚中国金融在线》9月12日至9月10日,澳大利亚交易所的一份公告给石墨市场吹了一股苦风。

锡拉赫资源公司(ASX:锡拉赫)表示,将计划采取“立即行动”来应对石墨价格的突然下跌,并补充说,石墨价格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进一步下跌。

该公司将中国石墨价格下跌归因于对人民币贬值和中国股市水平的担忧,这影响了锡拉的价格谈判和合同续签。

到目前为止,由于经济环境的变化,澳大利亚上市石墨公司不得不进入“冬季模式”:减产、清仓和削减成本。

西拉(Syrah)的公告称:“最近人民币大幅贬值和对价格进一步下跌的担忧给与中国客户的美元定价谈判带来压力,而马达加斯加石墨产量的增加和中国国内产量的季节性增长也增加了市场供应。

与此同时,中国削减了对电动汽车的补贴,影响了对石墨的需求,并进一步压低了价格。

西拉在上一个财政年度亏损。

然而,市场环境再次恶化,迫使该公司在2019年第四季度大幅削减莫桑比克巴拉马矿的石墨产量,从最初的每月15,000吨降至约5,000吨。

今年6月,西拉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进行了第五次股权融资,融资金额达到1.116亿澳元。澳大利亚最大的养老金澳大利亚超级提供了一半以上的融资。当时,养老基金同意认购更多的股票,提供贷款,甚至在筹集到的资金不符合标准的情况下充当承销人。

融资让投资者密切关注西拉的现金余额。

不过,根据周二的公告,该公司9月30日的现金余额可能为6000万美元,低于此前承诺的6400万美元。

该公司还将在本周晚些时候发布的中期年度财务报表中将其项目账面价值削减6000万美元至7000万美元,并“立即审查巴拉马和整个公司的进一步结构性成本削减。”

西拉首席执行官沙文诺尔(ShaunVerner)表示,该公司打算立即对市场状况做出反应,预计这将对其业务产生影响。

“为了应对影响价格谈判和合同续签的现货石墨价格突然大幅下跌,我们立即采取行动,将2019年第四季度的产量降至足以维持运营和继续生产优化活动的水平。

沃纳表示,“在此期间,我们将专注于进一步提高产品水平和一致性,以促进我们的产品差异化。

尽管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但我们认为,这一行动最符合股东的利益,以确保公司的长期价值。

“截至周二收盘时,西拉的股价下跌33%,至0.47澳元,而当日跌幅超过40%。

投资热潮中的误判石墨可用作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电动车等电子设备中锂离子电池的正极材料,也可用于电网储能装置。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石墨消费国和生产国。中国约占全球石墨供应量的70%,但中国正在减产以应对污染。

今年1月,中国成为石墨产品的净进口国。

截至2019年6月的6个月中,中国进口了105,000吨石墨,其中75%来自锡拉,主要用于电池供应链。

高石墨价格鼓励资本流向中国以外的新项目。

在过去几年里,新兴需求刺激了石墨价格的大幅上涨,并为澳大利亚公司开发了几个国内和国际项目的潜力。

锡拉赫资源公司(SyrahResources)于2019年1月在莫桑比克巴拉马石墨矿开始商业化生产,克服了火灾问题造成的为期五周的停电,并在12月份季度交付了33,000吨粗石墨和细石墨。

总部位于珀斯的石墨矿业公司去年从卡斯特拉克获得了一笔价值8500万美元(1.21亿澳元)的贷款,用于在坦桑尼亚推广其奇拉洛石墨项目。

MineralResources与Hazer集团合作,在西澳大利亚Kwinana建立了一个合成石墨生产厂。

尽管如此,中国仍将是石墨的主要生产国。

中国主要生产球形石墨,球形石墨是由片状石墨制成的电池负极材料。

到目前为止,由于生产成本高以及使用强酸和其他试剂,石墨的商业生产仅限于中国。中国以外的一些公司正试图开发一种全新的球形石墨供应链,这种供应链可能采用更环保的方法,但尚未证明其在与中国的商业生产中的竞争力。

西拉回顾了其2020年运营计划,并表示希望削减开支,因此不能保证这将是最后一次削减。

最新的公告揭示了一件事:西拉似乎完全误判了石墨市场的趋势。

西拉在2015年发布的可行性研究假设石墨的价格在矿山寿命期间平均为每吨1000美元。

在这份可行性研究中,该公司引用了一份外部价格研究报告,并表示,它认为2015年至2019年期间,每吨石墨的价格可能在1,000美元至1,600美元之间。

今年1月,西拉还告诉投资者,石墨价格预计在2019年前几个月将在每吨500至600美元之间,并补充称价格将呈“上升趋势”。

希拉说,自6月30日以来,石墨的平均价格为每吨400美元,低于前三个月的价格(每吨457美元)和2019年前几个月的价格(每吨469美元)。

西拉在巴拉马的单位生产成本(不包括运费和管理费等额外成本)在今年上半年为每吨567美元,这意味着当前价格与每吨100多美元的生产成本之间存在差距。

行业“痛”近日,中国锂电池产业链中的多家上市公司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业绩报告。

据北极星储能网统计,81家企业中有45家净利润同比下降。

17家上游物资企业中,只有3家净利润同比增长,14家净利润同比下降,降幅均超过15%,盛屯矿业净利润同比下降8390.00%。

在新能源产业的下游市场,电动汽车电池需求疲软。

受新能源汽车补贴的影响,许多汽车公司在下半年削减了电池订单。

一些市场分析师指出,随着市场竞争的加剧和行业整合的加快,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只剩下20至30家动力电池企业,80%以上的企业将面临被淘汰的风险。

澳大利亚锂矿商也被迫进入冬季。

两周前,皮尔巴拉矿业公司(PilbaraMinerals)宣布将暂时停止开采皮尔甘古拉矿,而另一家锂矿业公司AlitaResources则进入破产监管程序。

但是巨人仍在等待扩张。

上周,中国锂电池制造公司宁德时报(CATL)通过追加5500万澳元的股份收购了西澳大利亚皮尔巴拉矿业公司8.5%的股份,成为皮尔巴拉矿业公司的最大股东之一。

告别高速增长,锂电池行业进入股票时代的帷幕缓缓拉开,行业也迎来了阵痛。

然而,市场将逐渐转向成熟期或停滞期,这仍需要时间来验证。

(郑重声明:ACBNews“澳华金融在线”保留本文的所有权利。请指明以任何形式重印的来源。违法者将被起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