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养猪企业声称承担“不方便公开国家利益”的任务

西丽乡张沟村有200头生态猪被圈养在占地400多平方米的驹鹰农牧生态猪养殖区。

郑州专卖店销售的每公斤最低价格在44元以上的楚英农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楚英农牧)楚木香生态猪肉,绰号天价猪肉。

然而,最近对这种高价猪肉的投诉大量出现在互联网上,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中国青年报》的记者对此事件展开了调查。

一些与小鹰农牧签订合同的生态猪农户告诉记者:小鹰农牧饲养的生态猪主要依靠圈养饲料,这与普通猪没有太大区别,但它们的售价比其他猪肉贵两到三倍,这是通过虚假广告欺骗消费者。

养殖基地的封闭管理和消毒措施是无用的。外来人员和车辆基本上可以随意进出育肥猪养殖区,无需消毒。垃圾随处可见。

村民们说,这个项目污染了他们的家乡,那里原本是山清水秀的。4月3日7点左右,记者来到河南省三门峡市单县西丽乡,楚英农牧生态养猪产业化项目所在地。

该项目为地方重点项目,于2011年落户西丽乡南岩村。占地面积12000多亩,总投资20亿元。

雏鹰农牧宣布,计划在2013年每年生产15万头优质生态猪。

据楚英农牧公司称,该项目可以引导当地村民在不离家的情况下致富。

然而,当地村民提到了这个项目,但列出了它给当地社区带来的三大麻烦。

西丽乡龙堡村刘姓村民表示,邻近村庄被群山环绕,地势相对较低。

山上的泉水沿着山沟流入我们村南端的水池,然后沿着自来水管流向各个房子。它既凉爽又美味。

然而,自2011年以来,雏鹰养殖生态养猪基地的粪便和生活污水已经随意排放。下大雨时,粪便和水被冲进山沟,顺着自来水管流到村民家里,带有一股恶臭。

小鹰农牧公司也在隆堡水库附近建立了十几个农业社区。排出的粪便污染了龙堡水库,并在更大范围内影响了村民的生活。

刘姓村民表示,目前气温不高,生态养猪场的臭味在夏天会更严重。

他还指出了坑坑洼洼的水泥路面,并表示,自生态养猪基地建设以来,工程车辆和生猪运输车辆不断进进出出,撕裂了村民修建的道路,影响了他们的出行。

然而,最让附近村民担心的是山上的植被稀少。随着生态养猪社区数量的增加,山体将被大规模破坏,势必形成水土流失甚至泥石流的隐患。

去年雨下得很大,几栋育肥房被冲走了。

刘村民说,虽然附近的村民一再向雏鹰和村乡领导寻求反馈,但相关部门对此视而不见。

从那以后,小鹰农牧业在处理村民的投诉时变得强硬和专横。

我们的家乡原本风景如画,很快就会被雏鹰变成荒地。

承包农户:小鹰生态猪主要以饲料为生,4月3日上午9点,记者来到章沟大队王庄村组。

环顾四周,蓝顶白墙的雏鹰生态猪育肥房竖立在半山腰或山顶,间隔3-5米至30-50米。

这些农场夷平了山坡,破坏了原有的绿色植被,暴露了红色土壤。

雄鹰农牧宣布,集团三门峡生态养猪基地主要建在荒山、坡地和荒地,远离人口稠密的偏远山区和森林。基地实行严格的封闭管理,进出养殖区的人员和车辆必须执行严格的消毒程序。

然而,当记者现场采访时,许多签约农民表示,年轻的鹰农和牧民隐瞒了真相,编造了谎言。

一位签约农民表示,小鹰农牧生态养猪基地主要位于陕西西丽村南燕村、王莹村、张沟村、寨上村等村庄周围。农民的耕地和荒地按每年每亩280元的标准出租。养殖区离村庄不到500米,养殖区周围到处都是生活垃圾。

幼鹰畜牧部门可以将饲料车、技术人员驾驶的摩托车、人员车辆和村民附近的其他人员送进和送出生猪养殖区育肥区,无需消毒。装修实行封闭式管理和消毒措施。

张沟村王庄村组路以西300米处,有一个被生活垃圾包围的生态养猪小区,占地400多平方米。

这个农业社区基本上没有保护和消毒设施。

在记者走近之前,一股恶臭伴随着猪的声音在风中响起。

记者推开猪圈的门,看到近百头黑猪躺在猪圈里或站在猪圈里,身上沾满了泥和粪便。这两个村民正在吃饭。

一位姓金的村民说,他和妻子去年与雏鹰农场和畜牧业签订了一份合同,管理200头生态养猪社区,该社区有两个育肥房,每个育肥房有100头生态猪。

雄鹰农牧宣布:三门峡生态养猪基地集团轮流养猪。一英亩土地上只养了两只猪。猪可以在山里跑来跑去,寻找天然水果的食物。整个生产过程也是生态和环境友好的。农民在种植区种植苜蓿、胡萝卜、南瓜和其他作物,作为生态猪的绿色饲料。同时,用玉米、小麦和各种微量元素混合饲料进行养殖,确保生态猪能吃到农民种植的蔬菜、杂草和中草药。

他们在胡说八道。

姓金的村民指着小鹰农牧发放的饲料说:自从去年10月与小鹰农牧签订合同以来,我们一直把这种饲料喂给生态猪,没有给这些猪喂中草药、草、蔬菜等绿色饲料。

此外,这200头猪已经在这个400平方米的养猪场呆了6个月没有放养。

类似的情况也存在于大量雏鹰在这里建造的农业社区中。

我们遭受了很多痛苦。三门峡楚鹰农牧公司总经理李连成在陕西县50万头生态养猪产业化项目奠基仪式上向媒体宣布,该项目可以带动农民快速致富,合作农民年收入预计不低于6万元。

然而,西丽村寨上村的许多农民与小鹰农牧签订了合同,他们一再哀叹我们正在遭受小鹰农牧坑的痛苦。

因为小鹰农牧公司拒绝履行协议,我们家辛苦工作了一年,有些人只挣了2万元作为保证收入。

在农民与小鹰农牧业签订的饲养和加盟协议中,记者看到小鹰农牧业出租土地,建猪圈,并提供仔猪、饲料、疫苗、专职技术人员等。进入农区工作的合作农民负责猪的生长。

猪上市后,雏鹰农牧根据猪的成活率和体重减去饲养过程中使用的所有饲料、疫苗和其他材料,其余为农民收入。公司承诺给农民每年2万元的保证收入。

我们的农民以家庭为基础加入生态养猪育肥区生猪养殖社区,一户承包两家育肥房进行育肥区饲养。

雏鹰被分发给每户180-200头小猪,平均体重35-40公斤。我们受托按每公斤30元的价格保管170-175天。

培育后,雏鹰将以每公斤18.4元的价格购买。

签署协议时,我们必须向他们支付20,000元的定金。

徐的饲养者说,他们已经在去年6月开始饲养雏鹰饲养的生态猪。然而,由于雏鹰饲养的生态猪销售不佳,资金匮乏,它们的实际繁殖时间已经超过繁殖周期100多天,它们一再要求收购雏鹰,但雏鹰一直违约。

这只猪现在已经长成了一只大猪。较大的猪现在有300到400斤重。如果保存下来,它不会长很多肉。

但是我们吃饲料的时间越长,我们挣的就越少。

即使我们现在就买,我们家也能挣2万多元。

后来,记者赶到南岩村。

姓李的农民告诉记者,他在2012年2月与小鹰农牧公司签订了合同,是第一批签订合同的农民。

小鹰养殖和畜牧业在当地的生态养猪区,有的没有放养区,200头猪被圈养在猪圈里,有的养殖区有200头猪,放养区从3亩到60亩不等。

姓李的村民说:一般来说,夏天放养区只有草。生态猪在放养区打圈时会啃几张嘴。

然而,在春天、秋天和冬天,生态猪基本上吃饲料。除非上级部门或客户来访,否则老鹰农场的年轻员工将提前向路边的农民分发10多袋绿色饲料,如胡萝卜和卷心菜。

据姓李的村民说,一只生态猪从交给农民到投放市场通常吃1000多公斤饲料,其中绝大多数是雏鹰分配的饲料,用于农业和畜牧业。每头猪使用的绿色饲料一般不超过10公斤。

去年11月,第一批承包农户饲养的生态猪是通过雏鹰养殖和放牧收集的。尽管他们不得不多次拖欠货款,但到目前为止,雏鹰养殖和放牧仍欠每户卖猪一万多元。

雏鹰生态猪的流行病检查也令人担忧。

南岩村的农民靳说,去年11月,当他饲养的200头生态猪被运出市场时,只对3到5头猪进行了抽样检查,看是否有疾病。

而在饲养过程中,当地畜牧局的工作人员并没有留在现场监督管理。

姓金的农民说,他们的生态猪被运到郑州等大城市的竹木巷专卖店。

该店销售普通五花肉44元公斤,精品五花肉零售价格为87.8元公斤。

年轻的鹰农员工:公司正在执行一些出于国家利益的困难任务,这些任务不便透露。4月7日上午,中国青年报的一名记者给鹰农公司发了一封书面采访信,但没有收到该公司的任何回复。

4月9日下午,记者致电该公司,询问该公司是否对采访做出了回应。

然而,收到传真的公司办公厅工作人员表示,此事属于公司品牌管理部门的管理范围。

记者联系了公司的品牌管理部门,工作人员说这是部门经理陆洪涛的责任。

记者还通过电话联系了陆洪涛。陆洪涛首先对记者说,“这真的是为了发表你的采访吗?”我们不能想出其他方法来解决它吗?记者说:我们遵循正常的采访程序。如果贵公司愿意回复面试信,我们可以再等一天。

11日上午,陆洪涛打电话给记者,说他已经将公司的书面回复发到记者的邮箱。

记者打开电子邮件,却发现该公司已经发送了一份关于该公司生态猪的正面宣传手稿,这与采访信无关。

这位记者又给陆洪涛打了电话。陆洪涛说他会安排员工再次回复。

11日下午,一名姓刘的女子打电话给记者,这名女子自称是北京小鹰农牧办公室,负责联系中央媒体。

在记者向她解释了情况后,这名妇女首先说她会立即理解并回复记者,然后给记者发了一些莫名其妙的短信。

在她的一条短信中,她说:从另一个方面说实话,雀巢鹰集团不仅是一家养猪的上市公司,而且为了国家利益还承担着一些不对外开放的艰巨任务。这并不像别有用心的媒体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那么简单。记者询问了她在短信中提到的一些对公众不公开的国家利益方面的困难任务的意义。刘小姐用短信回复说:我个人无权公开你的一些顾虑,必须咨询国家有关部门,请了解。

记者发短信问:你可以这么随意地告诉一个从未见过你、正在采访你的记者一个如此重要的秘密。你知道你公司的保密工作是如何监管的吗?你敢说出这个秘密吗?还是根本不存在的虎皮?刘女士回答,“你是党员吗?我会等你来北京见总统。

你是来和总统预约的还是我来预约的?记者提醒那位女士,她希望能尽快向记者提供公司对采访信的书面回复,但那位女士又发了一条信息说:一定有书面回复,但我想发给你们上级单位。

截至记者11日下午22点的新闻稿,记者的书面采访信已经发出5个工作日,没有收到公司对采访信的正式回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