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强酸毁容的6岁女孩

随着一声巨响,溅出的强酸淋在小雨上,造成三度烧伤和化学物质的严重损坏。

这个6岁女孩的童年就像那个玻璃瓶,它瞬间变成了一堆碎片(相关报道见本报A06版10月31日)。

凶手已经自首,并被警方带回长沙进行进一步调查。

当消息传到晓宇的病床上时,这位三天没睡的母亲松了一口气,但马上被女儿的呻吟声压垮了。

目标是27岁女孩的父亲周某,来自邵阳,一年前在小余的父亲黄经营的物流公司工作。

当时我非常害怕,当我看到门开着的时候,我冲了下去,什么也没想就跑了。

周说,他刚到公司工作,就和黄先生有了婚外情。为了能在一起呆很长时间,周永康多次提出要和黄先生离婚,但他多次被对方拒绝甚至暴打。说到这里,她抬起裤腿,腿上仍清晰可见香烟燃烧的痕迹。

我还感到遗憾的是,这是成年人之间的事,不应该伤害儿童。

10月28日晚,由于几天都联系不上黄先生,周小玉拿着一瓶强酸在屋里走动,打算在黄先生出去时把它洒出来。但是她没有想到一个6岁的女孩出现在门口。

他跳进河里,想着他的家人,转身回去。我想过自杀,当我跑出来的时候,我打算把自己扔进河里,但是当我想到我父母在家的时候,我爬回了岸边。

因此,周在事发当晚连夜回到了邵阳老家。

与此同时,长沙警方也很快认定周小川是事件发生后的主要嫌疑人。

她回来后,在父母说服她后,她向家人自首了。

今天上午10点16分,邵阳警方在邵阳市双柏林市肿瘤医院门口接到一名女子的电话,她拨打了110并声称投降。

警方立即赶到现场进行调查,发现这名女子是被长沙警方锁定的犯罪嫌疑人周某。

这个女孩受伤三天了,没有得到任何大米。她只能用注射器喝水。10月31日,记者再次来到小雨的医院,听到病房外孩子的呻吟声。

从事业开始,她的母亲几乎没有闭上眼睛,只有在姨妈和朋友的劝说下,她才同意在床边休息。

由于严重烧伤,小余的嘴已经半闭了。这孩子已经三天没吃米饭了,只能用注射器慢慢地把水滴入嘴里。

昨晚对眼睛做了手术。背部还有五六个手术要做,需要植皮。

小雨的一名家庭成员表示,小雨的病情暂时稳定,但后续治疗仍是一个很长的过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