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费是由于“无助”

几天前,本报发表了一篇关于幼儿园赞助费的有争议的文章。

这篇文章在报纸上发表后,记者接到许多家长的电话,反映了他们对幼儿园,特别是公立幼儿园收取赞助费的看法。

他们认为向国营幼儿园收取赞助费是不合理的。

记者最近参观了我市的一些公立幼儿园,并就此问题进行了采访。

安士达附属幼儿园主任说,他们不想接受,但必须接受,否则幼儿园将不得不关闭。

她说师范大学幼儿园有90多名员工和700多名学生。

英语课幼儿园赞助费为每位学生每年1800元。蒙氏班的每个学生每年有2100元;其他班级的每个学生年收入为1600元,外加学生支付的学费和伙食费。总年收入约为270万元,其中70万元是学生的餐费。

在学校的90多名雇员中,有60多名受雇于幼儿园,只有30多名在工资单上,基本工资由国家承担。

除了每人每月1000多点的基本工资之外,其余30多名员工都由公园承担。

因此,虽然年收入为200万元,但办公费用需要约40万元。教学经费为24万元。科研项目和成果奖励5万元;基础设施运营约30万元;教师津贴约为50万元,教师工资约为50万元。发展基金为17万元。

园长说,经过这样的计算,200万英镑是打不倒的。

如果没有赞助费,幼儿园就不能运营。

据了解,我市其他公立幼儿园的情况与师范院校附属儿童的情况大致相似。

一些公立幼儿园的园长表示,虽然公立幼儿园是公立的,但与九年制义务教育有很大不同,所以他们希望家长不要将公立幼儿园与义务教育阶段的中小学作比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