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级卫生保健综合改革“风帆”

大医院人满为患,小医院无人问津。

为什么会造成这种不均匀的加热和冷却?“大医院条件好,医生和护士水平高,容易获得药品。别担心去大医院!”已经退休的唐阿姨表达了许多普通人的衷心祝愿。

“随着公立医院改革的深入,医疗服务的整体水平有所提高,公立医院的诊疗环境也有所改善,但“看病难”的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得到扭转。

人力不足、设备设施落后、常用药品与医院不匹配、医疗保险支付障碍、迫切需要提高人员综合素质和专业能力等一系列问题,阻碍了现有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发挥应有的作用。

”市卫生局局长何思忠坦言。

小病在社区,大病到医院,康复回社区。

然而,这种看似简单的良性循环需要强大的初级医疗卫生服务能力来支持。

今年,国家卫生计生委和财政部联合启动了基层综合卫生改革重点联络点工作。17个省(区、市)的34个县(区、市、旗)被确定为重点联络点,并被列入其中。

在2010年被选为国家公立医院改革联络中心的试点城市后,他被“任命”为初级卫生保健改革的“开拓者”。

今年11月,市政府发布了《关于全市初级卫生保健综合改革实施方案(2014-2016年)》的通知。这项改革在业内被称为初级卫生保健服务能力的“三年改进计划”,因此走上了正确的轨道。

在基层“健康守门人”计划中,目标明确是在三年内完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服务和基本公共卫生均等化,基本完成基本卫生信息网络平台建设。

建立能够满足实际需求、真正承担基本医疗服务和公共卫生服务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实行初级首诊、分级诊疗、双向转诊,成为卫生把关人。

改革内容主要包括九大内容,包括推进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机构标准化建设、完善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机构人事和财务管理机制、加大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机构人才培养力度、着力提高全科医生队伍服务质量、推进基层药品保障体系建设、完善激励和有效薪酬分配及绩效考核体系。 基层卫生信息一体化建设,深化付费改革,强化政府投资责任,推进分级诊疗体系建设。

根据这一揽子计划,基本医疗卫生服务机构将在基础设施、服务条件和人员配备方面向前迈出一大步。基础卫生中心、卫生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卫生站将走向一体化管理,形成预防与控制相结合、预防为主、六要素相结合的公共服务窗口。

此外,适当的中医药技术应在基层充分推广,也就是说,社区卫生机构和农村卫生中心(室)都可以看中医药,就近取用中医药。

基层医疗专业人员和技术人员的培训也在议程上。

目标是到2016年在初级机构培训10名主要全科医生、100名著名医生和数千名合适的初级医疗卫生服务人员。全科团队与居民家庭之间的“契约式”主动服务模式将在基层推广。今后可以从附近的初级医疗机构购买常用药物,如慢性病药物。整合基层卫生信息,实现本地区基层医院与上级医院的设备、技术和管理对接。居民家门口的卫生机构可以通过网络享受大医院医生的诊断和治疗。

改革围绕着“生活”这个词展开。市卫生局研究员芮静(Rui Jing)告诉记者,目前在医院治疗的患者中约有一半是常见病,可以由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机构完成,而后者的平均成本仅为前者的20%-30%。如果初级诊断和分级诊断能够在政策杠杆的作用下实现,光是城市就可以节省上亿元的医疗费用。

“这不仅减轻了各种医疗保险基金的运营压力,也降低了城乡居民的自付费用。它还可以加强基层,为基层留住人才。

“我们基层改革的核心是‘活’字。我们必须调动基层的积极性,让他们有力量有活力。

”何思忠总结了一句。

以镜湖新城卫生服务中心为代表的镜湖区正在试行社区卫生服务机构“公共建设与民营”的新管理模式,为基层医疗机构改革打开了一扇充满阳光的窗口。

根据这一新模式,政府将提供场所和设备,中心主任将由政府公开招聘和任命,而中心主任将全面负责组织管理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享有就业和财务分配自主权,独立聘用医务人员并签订岗位合同;该中心的财务独立使用。

中心的所有药物均以零差价均匀分布。

随着自主性的增强,中心的服务方式变得更加灵活,并开始“主动”:积极与社区联系,建立沟通协调机制;主动深入居民区和家庭,提供现场服务;积极配合各大医院建立“双向转诊”绿色通道。

“变化是显而易见的。现在医务人员的最高收入和最低收入相差约2000元。凭借出色的表现和薪酬,每个人的热情都被调动起来,门诊人次也大幅上升。

该中心党支部书记袁庆华告诉记者,该中心的月平均服务从成立之初的约300人增加到现在的约5000人。

去年,有43,400名门诊病人,是该市其他中心服务人数的两倍多。零差价也使群众受益于约5万元的药费,这可以说是医疗机构和患者之间的“双赢”。

益江区的体制机制改革也取得了突破。

该区正在探索基层医务人员的非医院化管理模式,建立区卫生局实施总量控制、统筹安排、集中使用、动态调整的新机制,并根据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发展需要和当前人口分布情况,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人员配置进行重新审核。

深化医务人员岗位管理制度改革,推进卫生技术人员“区有医院管理”,加快医务人员从“中心人员”向“系统人员”和从“机构管理”向“岗位管理”的转变,促进全地区卫生技术人员的动态调整、合理流动和科学配置,建立起一个能上能下、进能出的竞争就业机制。

建立稳定职工队伍的机制,优先发展技术力量雄厚、工作成绩突出的编外卫生技术人员。

南岭县深化了医疗保险支付方式改革。实施了全县定点医疗机构医院和门诊统筹改革。今年,创新建立了以疾病支付为基础的“固定浮动结算管理”支付方式,减轻了患者参与医疗费用的负担,提高了资金保障效率,建立了分级诊疗秩序,引导患者到基层和县级就医,成效显著。

宜江区也在开展丰富多彩的“数字卫生”工作,繁昌县也采取了许多措施来巩固村卫生室的网络功能。在这一轮基层医疗改革中,基层的创造力和释放的力量得到了清晰的体现。

“现在全市有55所乡镇医院和794所村诊所,达到了每个乡镇都有一所政府经营的乡镇医院的目标。全市共有32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100个社区卫生服务站。全市基层各类专业人员4694人。

如果覆盖城乡的基层医疗卫生服务体系能够发挥作用,各级医疗机构将相互配合,建立起服务承包、初级保健、急缓分流、双向转诊、上下联动、分层供给、利益导向的新机制,必将为缓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开辟一条新路。

”何思忠认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