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质押经常如雷贯耳

9月15日晚,第一风险投资(002797)经济观察报记者周轶凡。深圳)发布了对监管质询函的最新回复。

由于上市公司半年度报告的披露刚刚结束,9月1日,第一创业立即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的询证函,就公司今年半年度报告的披露提出了七个问题。

以此为起点,证券交易商的调查浪潮于9月开始。

随后,在9月17日和18日晚,西方证券(002673。东北证券(000686。深圳)和沈万鸿源(000166)。深圳)先后对交易所的询价信发出回复。

本月12日,东方证券(600958。收到了一封调查信。17日和18日晚,东吴证券(601555。上海)和兴业证券(601377)。上海)也分别收到了交易所的询问。

自第一家初创公司受到质疑以来,仅在半个多月内,就有多达七家证券公司以密集的方式发布了半年度报告。这是一种罕见的现象。

值得注意的是,询价信的主要内容都与上市证券交易商的股票质押等信用业务风险有关。同时,进一步查询公司金融资产的减值情况。

“证券业作为一个受到严格监管的行业,长期以来一直受到中国证监会的金融监管,作为外部治理的主要手段。

最近,沪深证券交易所对多家上市证券公司进行了集中查询,这是对中国证监会金融监管的有效补充。

广东金融学院金融投资学院郑荣年博士认为,“查询更多是基于投资者关心的热点问题,要求证券公司披露更详细、更实用的信息,有利于规范上市证券公司的信息披露,保护投资者的合法权益。

“私募网研究员李大江告诉记者,交易所的集中查询是一个积极的信号,表明中国证券公司的监管体系越来越完善和成熟,监管层越来越重视风险的主动防范。

作为半年度报告中第一个被询问的上市证券公司,第一个受到关注的初创公司是其股票质押业务。

在询价信中,深交所要求结合公司质押业务融资余额、担保方式、担保价值、债务人偿付能力、资产减值准备金额及同行业可比公司,说明公司质押业务资产减值政策的合理性和资产减值准备的充分性。

第一家风险投资公司在对调查的回复中表示,该公司自有资金直接参与股票质押回购业务,其抵押品主要是股票。

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业务融资余额17.4亿元,质押证券市值26.4亿元,累计减值准备4.4亿元,占25.27%。

根据股票质押回购业务资产减值准备的计量,公司分三个阶段计提准备金。

其中,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项目一期融资本金余额6.51亿元,项目履约担保比例170%以上,减值准备164.33万元,占0.25%。

股权质押回购业务项目第三阶段,公司业务融资本金余额为10.83亿元,减值准备为4.38亿元,拨备率为40.44%。

公司认为,现阶段信用风险因素不同,部分原因是发行人生产经营发生明显不利变化,部分原因是发行人流动性紧张导致的市场预期调整等。,这些都反映在质押股票价格的下降或波动,导致履约担保比例急剧下降,甚至违约。

“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公司部分股票质押业务质押标的股价大幅下跌,目标公司经营状况发生重大变化。综合考虑履约担保比例、质押证券流动性、目标公司运营等影响因素,公司今年上半年对多项股票质押业务进行了减值准备。

“第一风险投资公司回应了《经济观察报》的采访。

由于这种拖累,公司在半年度报告中披露,期末买入和卖出的金融资产期末余额为25.19亿元,比上年末减少22.21亿元,降幅为46.85%。

此外,上半年证券经纪和信贷业务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3.50%,同比下降3775.21万元。营业费用同比增长76.32%,同比增长1.72亿元。营业利润率仅为-63.96%,同比下降83.52个百分点。

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息收入为-5752.77万元,比上年-102.3万元下降5650.3万元,亏损增加55倍以上,主要是由于以股票质押为主的买卖利息收入大幅下降。

「证券公司提供股票质押业务的优势在于其丰富的客户资源和便捷的证券服务渠道。然而,股票质押业务与证券公司传统的经纪和投资银行业务有很大不同,对参与者的风险评估和控制能力要求很高。在这方面,许多证券公司仍然需要改进。

”郑荣年坦白承认。

此外,郑荣年告诉《经济观察报》,证券公司在股票质押中频繁“踩雷”,这与激烈的市场竞争带来的业绩压力和复杂的金融模式带来的不当控制不无关系。

事实上,在股权质押一系列爆炸式发展的背后,“鲍蕾”公司明显具有公司治理不完善、股权质押比例高、主营业务利润下降、股价高等共性。

根据第一次半年期启动报告数据,由于特雷德雷*ST opp (002711)的股票质押业务。*圣帕伽索斯(002210)。深圳),天光中茂(002509。深圳),公司计提资产减值准备1.18亿元、2154.33万元、3231.6万元,报告期净利润减少1.56亿元。

其中,*圣澳普于9月10日晚宣布,公司控股股东中集投资于9月9日向佛山市顺德区人民法院申请破产清算,理由是无法偿还到期债务,且资产不足以偿还全部债务。

同样,*圣帕伽索斯还宣布,印规村银行已申请重组该公司,法院已提起诉讼。

事实上,自2019年第二季度以来,这三家“雷雨”公司的股价大幅下跌,合规保护的比例也相应下降。

到目前为止,关于未偿股权质押问题,第一创业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对于剩余的三个股权质押项目,公司一直与上市公司和并购方保持联系,积极关注上市公司和并购方的动态,敦促化解业务风险;同时,应采取必要的司法程序来维护我公司的合法权益。

“除了第一家合资企业,东方证券因进军雷斯特东南(002263)共筹集了4.45亿元的资产减值准备金。深圳)、*圣岗泰(600687)、*圣大厂(600747)。

西部证券还分别计提因踩Leroy.com(300104)而导致的资产减值准备2.49亿元和6259.2万元。深圳)和*新伟(600485)。SH)。

不难看出,有退市风险的公司无疑已经成为主要证券公司承诺减持股票的最大打击领域。

李大江认为,在股票质押风险频发的背后,证券公司自身的问题是主导因素。

“业务定位不明确、盲目追逐利益、风险意识薄弱、风险控制措施不足、审计控制不严、质押率设定不准确、尽职调查不完整甚至缺乏尽职调查,已成为股票质押频繁“打雷”的主要原因。

“9月4日,财富证券收到湖南证监局的警告信,称其在回购股票质押业务过程中未能跟踪并购方的经营、财务、对外担保、诉讼等情况。

早在8月19日,万联证券也因其在股票质押回购交易中并购方尽职调查的缺陷收到了广东证监局的警告信。

“券商需要从尽职调查、规模和集中度控制、基础证券管理、并购方、并购方资格审查、质押率和预警收盘线管理等方面规避“打雷”的风险。

”李大江指出。

在这方面,郑荣年也有类似的看法。

“证券交易商应加强事前风险调查,在过程中不断跟进,事后及时处置,以加强对业务的资金约束,从而减少损失。

“业务规模正面临收缩。今年以来,随着一些企业和实际控制人的现金流压力日益凸显,许多证券公司出现了股票质押业务违约,诉讼接连发生。此类信贷业务的整体风险和个人风险受到了市场的密切关注。

同样,上市证券交易商从交易所大量收到的查询显示,发展股票质押相关业务和为购买和转售的金融资产提供减值准备金已成为监管当局的重点。

在这些调查的背后,证券公司也在清理质押业务的隐藏风险。

“股票质押和其他信贷业务通过证券交易商、银行和信托机构之间的合作形成了复杂的金融模式,影响了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

此外,商业风险上升导致的股价波动不仅对市场稳定产生了负面影响,也对证券公司和上市公司的经营产生了诸多影响。

”郑荣年告诉《经济观察报》。

“这也是监管部门更加关注以股票质押为主导的证券公司信贷业务潜在风险的重要原因。

”郑荣年表示,目前,证券公司股票质押业务的整体规模已经开始缩小,但由于业务的特殊性,短期内整体规模快速下降的可能性较低。

据悉,中国证监会派出机构已于8月份向各证券公司发布了最新一轮机构监管简报。

根据通知,根据问题导向和风险导向的原则,代理部近日指示相关证监局对今年以来股权质押规模大幅增加的9家证券公司进行现场检查,并计划对发现的问题依法采取相关监管措施。

同时,通知还指出,今后代理部和证监局将继续加强对证券公司股票质押业务的监管和现场检查。如发现会展业违规、风险管理不足、缺乏内部控制等问题,将依法严格处理。

在郑荣年看来,目前的监管措施主要分为三个方向:“一是缩小规模,主要是控制存量的增加和减少。

第二是指导风险处置,改变空之间的时间。

第三,加强业务监管。

“由于证券公司的股票质押、融资融券等资本中介业务存在诸多坏账,证券公司遭受了巨大损失。

目前,这一业务的规模已经缩小,许多证券公司已经将其资金转向自营业务。

”李大江说道。

当被问及公司股票质押业务的后续发展时,第一创业告诉记者,“目前,公司正在积极采取措施加强股票质押回购业务的管理,在控制和化解现有项目风险的同时,将审慎开展新的股票质押回购项目。

”郑荣年认为,目前该行业存在的问题主要是业务需求与证券公司自身的业务管理能力和特殊风险控制能力不匹配。证券公司应实施有针对性的差异化布局,提高自身的风险管理能力。

资本中介业务应该是经纪业务发展的重要方向,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整改仍将是发展的重点。

发表评论